附中在线

小盆栽大树 桃李满天下:学院举办丁井文先生百年诞辰座谈会


为纪念杰出的美术教育家丁井文先生诞辰100周年,回顾其一生丰硕的教育实践成果,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承办的“纪念丁井文先生百年诞辰座谈会”于20141229日下午在中央美术学院图书馆报告厅举行。

院长范迪安,附中现任校长马刚,历任校长赵允安、翟路加、高天雄,众多美术名家丁士中、杜键、孙为民、李天祥、赵友萍、孙景波、赵衡,附中历届校友代表孙克、王玲、倪军,河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劳丁大传》作者黄旭东,原焦作市市长孟祥堂,原河北省卫生厅厅长高春秋,丁井文先生亲属代表买有琴,附中教职员工代表出席了座谈会。党委副书记王少军主持了座谈会。

范迪安在座谈会上谈到,丁井文先生的一生都忠诚于党的美术事业和美术教育事业,是一位为中央美术学院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充分代表了中央美术学院精神传统并深受爱戴的前辈楷模。丁井文先生身上最为可贵的是“品德”二字,他的高尚品德最有感染力,最富有魅力,让人由衷的敬重。在丁井文先生诞辰百年之际,追忆和缅怀他,就是要进一步认识他的高尚品格的内涵和价值,继承好这份精神的传统,同时要贯穿到履职尽责和教书育人的实际之中,弘扬和继承好丁井文校长开创的,具有凝聚力和亲和力的,具有为培养新型美术人才奉献的精神传统。

马刚在发言中高度肯定了丁井文先生的杰出成就和贡献。他谈到,丁井文先生是一位具有高尚道德情操和人格魅力的美术教育家。我们要学习丁老对年青人、对教育事业的爱心;领会丁老的人才培育理念和在治学中所具有的宽广视野;继承丁老宽厚待人、严于律己的长者风范。附中刚刚走过60周年的办学历程,举办了系列的纪念活动,丁井文先生作为附中的开创者和教育思想的主导者、引领者,他的人生境界、办学理念是需要进一步研究、学习和发扬光大的。同时,附中利用纪念画册的形式,把丁校长的部分珍贵照片和作品以及大家的回忆文字汇集成册,可以全面地、深入地了解老校长,从他身上学习宝贵经验,把附中办得更好。

座谈会上,众多老先生与校友先后发言,共同回顾了丁井文先生厚重的一生,重温了先生的教育实践与教育精神,深切表达了对先生的缅怀与敬仰之情。其中既有对丁老在创办附中时教学、生活的回忆描述,又有对丁老在教学理念上的深入探讨。大家追忆起丁井文先生甘于奉献、不求回报、以德报怨的情操,尤其怀念他在特殊年代冒着极大风险珍惜、爱护人才的品格,并对丁老在艺术教育上的杰出成就给予了高度认同。

王少军在总结致辞中讲到,今天我们共同分享了和丁井文先生在一起工作、生活、学习的点点滴滴。丁老已经离开我们11年了,但他的大师情怀、伯乐气质、青松品格,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附中人。对丁老最好的缅怀,就是把他的崇高品质继承下去,把他的育人精神传承下去,把他亲手创建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发展好,把团结和谐、风清气正的大环境维护好。老一辈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的精神品格是我院的宝贵财富,我们定当好好继承与弘扬,付诸于教育教学的方方面面。按照学院党委的总要求,创作出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优秀作品,培育出德艺双馨的艺术人才,为实现国家的“中国梦”和美院的“百年梦”做出附中人的贡献。

“纪念丁井文百年诞辰座谈会”是继“冯法祀百年诞辰专题展-冯法祀的‘开山途’”、“油画中国风——董希文百年诞辰纪念展”之后,中央美术学院“百年辉煌?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名家”研究、展示和推广工程的又一个重要活动。通过对丁井文先生的教育理念、思想方法的全面梳理与研究,回望中国中等美术教育的起步与发展,将为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未来发展提供美术史层面的深入思考,进一步探讨、推动中等美术教育深入改革与发展。 
  

附:座谈会嘉宾发言摘录


丁士中:丁老被称为“画坛伯乐”,他不仅发现人才,而且潜心培养,把文革后附中的教师全部输送到中央美术学院成为各系部重要骨干,为我国的美术领域提供了一批中坚力量,带领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实现了“小盆栽大树、桃李遍天下”的宏伟理想,无愧于新中国“民族艺术家”、“美术教育家”的称号。 

赵友萍:做教育是非常神圣、严肃的,也是非常光荣的,老丁同志有一个特点,就是把职业当事业来对待,因为如果你就看成职业,很容易产生雇佣思想。老丁同志没有雇佣思想,这就是我的事业,我这一辈子就是做这一件事情,所以这一点要好好学老丁同志,别看成是工作,要看成是事业。

杜键:今天的社会在物质上是极大的丰富了,我们的精神条件怎么样,我们的情感的状态怎么样?今天不管是做一个老师、校长或者院长,是比那个时候更难更艰巨了,对我们的要求更高了。由于条件好了,我们有可能创造出好的东西,如果没有充分利用好这个条件,就是没有承担起这份责任。我们的肩膀一定要硬起来,一定让我们的学生硬起来,这就是纪念老丁同志最好的东西。

李天祥:老丁同志最好的一个品德,就是他对待学生也好,对待老师也好,都充满着人道主义的关怀。附中在全国来说都是优秀的,能够产生这样的一个结果和老丁同志是分不开的。美术同行们曾经说过,要有像老丁同志这样的一个中学校长,那简直太好了!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培育人才的过程中有很大优势,应当发挥作用。

赵允安:丁校长不光用自己的经验,而且通过其他单位让教师们多方面了解教学中的优势和不足,丁老曾经让附中参加文化部制定中等美术学校的教学方案工作。因此,附中虽然停办了十年,但能很快的恢复,而且还把很多过去的好东西保留下来。附中很多教师过去并没有教学经验,他就很重视教师的进修和培养,而且重视创作,很多教师后来成为中国近现代美术界的中坚力量,所以附中办的好和丁校长的思维方式有很大的关系。

孙景波:以个人经历而言,如果没有丁井文校长,可能我们也会有中央美术学院附中,但一定不是我们今天这样坐在这里,怀着这样的骄傲、自豪甚至还有一种沉重心情的回顾历史。如果没有丁井文先生,就没有中央美术学院我们的现在;如果没有附中,就没有现在很多坐在这里的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学生。因为我们从小就期待有一个这样的学习环境,我们是把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当做实现梦想的一个殿堂,一个艺术家摇篮来投奔的。 

倪军:附中最伟大的传统就是五千年民族美术的精华,这个是外国任何一个学校都没有的,也学不来的。附中的有些课程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含有了我们中国审美最核心的、精髓的东西,里面有音乐性,有形式感,有抽象的东西。 

附中 /
宋曼青 /
徐顺吉 /
2014
1231

 

延伸阅读:


丁井文(1914.32003.5.4),擅长美术教育、中国画。又名劳丁,19143月生于河南博爱县;1931年考入河南艺术师范绘画专科学校,毕业后任美术教师;曾先后担任中央美术学院办公室主任、人事处处长、国画系主任、党委委员等职务;1953年受命创建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并担任校长直至离休;还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全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常务理事、中国少儿美术基金会顾问、文化部国画创作组副组长等职。

作为新中国美术教育的开拓者,丁井文先生的一生对中国美术教育界,以及中央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附中的影响是巨大的。


红墙里的家庭美术教师

出生于河南一个回族家庭的丁井文,24岁时组织了一支抗日游击队, 1946年任中央警卫团宣传干事;1948年任中央警卫连指导员,担负保卫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国家主要领导人的特殊使命,并为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担任家庭美术教师;对于这段历史,丁井文总是激动地说:“这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和贡献”。


新中国美术教育开拓者

丁井文先生1931年考入河南艺术师范绘画专科学校,后经李先念介绍到延安鲁艺学习美术。在延安时创作多套连环画领袖人像,1951年与王式廓合画《毛主席与斯大林》大幅油画。北平解放后,组织上根据他热爱美术的心愿,派他与江丰等人接收了国立北平艺专,组建了中央美术学院。1953年又筹建了中央美院附中,他担任校长直至离休。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央美院附中是全国惟一隶属中央美院的中等美术专科学校,承担着直接为中央美院和全国各地输送人才的使命。

丁井文先生关心美术事业的发展,爱护人才,不断向美术界推荐艺术尖子,已成为他责无旁贷的义务。丁井文凭着延安精神和对美术事业的热爱,走出了特有的教学路子。他请来了著名美术家何海霞、石鲁、蒋兆和、艾中信、吴作人、李桦、叶浅予、傅抱石、宗其香、溥松窗等,并为学生讲座、授课,组织学生走访国画大师齐白石、陈半丁等,为著名画家王式廓、黄胄提供附中这个创作环境。在那个年代,他还请来了一代英雄吴运铎给学生做报告,让学生了解战争年代的英雄事迹。

1953年91日,在徐悲鸿和江丰的倡导下,由丁井文出任校长,建立了中央美术学院附中,面向全国招收了第一班50名学生。附中的建立标志着中国的美术教育进入系统完备阶段。在办学实践中逐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美术基础教育体系。附中的建设参考了前苏联中等美术学校的设置,是徐悲鸿美术教育思想中重视基础教育的体现。中央美院附中,为美院提供了优秀生源,显著提升了学院教学起步的水平,充分满足了社会需要,也为国内其他美术学院附中的建设提供了经验。

美院附中60年来的实践,证明它不仅培养了许多高材生,也培养了许多老师,这些人后来大都成为美院的教授和知名画家。丁校长不仅用人,更培养人。教学相长,教师边教边学边提高,备课进修都很认真。学校形成了教课与进修轮流制度,所以附中老师的水准提高得很快。像尚沪生、马常利、杜键、高亚光、赵友萍、孙滋溪、卢沉、杨红太、高潮、王德娟、温碟、谭权书、卫祖萌等都是从美院附中教师而成为名画家的。可以说,美院附中不仅造就了一大批优秀学生,同时也使许多年轻教师在这里进步成长,度过了人生道路上很有意义的日子。